FC2ブログ
月影的神聖基督紀元論
請握著手邊的溫暖感覺...別讓他離開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幻想的背影 - 癡妄的渴求
──『我想知道,人可以背叛自己到什麼程度,而不會失去最重要的東西。』

 潮濕的氣息,混雜著一點血腥味。
 該說是自己的疏忽呢,又或者該痛斥自己創造出這個異種?反正現在思考這些也無濟於事。
 雙手,還有雙腳,都被香氣逼人的荊棘綑綁住;以至於現在得擺出如受難圖般的姿勢,被迫懸吊在卡爾斯的『牢籠』中。
 諷刺阿,當初為了禁錮他而特意強化的空間反而成為自己的障礙。基斯不由得面露苦笑。
 卡爾斯帶鱗的雙手環抱住第七真祖的腰。

 『爸爸,你還想逞強到什麼時候呢……?
 你比任何人還清楚,我的荊棘即使是爸爸也無法將之消除;而有赤血眼之力的銀月也不在了….』
 手漸漸移往灰毛覆蓋的胸口。
 『你還能怎麼辦呢,親愛的第七真祖大人……?』
 濕黏的舌頭順著脖頸毛皮下滑至胸口來回摩擦著,口水的痕跡讓毛皮緊緊黏著身軀,在地底的灰暗燈光下更顯的淫糜。
 『哼…』
 『喔,還想要掙扎嗎….?』
 卡爾斯眼中忽然紅光大熾,嘴中尖牙暴漲,無情地刺入狼人的脖子裡。
 藍色的血液順著咬痕流淌而下。
 『呃啊….!』
 『嘖,血契果然不能執行嗎?』
 龍人相當厭惡的撇嘴。
 『就憑…你這連小銀都比不過的低賤『次生種』,還想要…唔…..命令我們身為『起始』的真祖,別笑死人了。』
 基斯面帶嘲弄地一笑。
 不過,這笑容充滿了虛張聲勢的意味。
 『……也好,獵物太快就犯的話..獵人可就沒多少樂趣了阿,嘻嘻嘻嘻嘻……』
 卡爾斯相當愉快的笑了。
 也在同時,他控制的荊棘稍微鬆垮了一點;雖然仍不足以脫逃,不過這點空隙已經可以讓基斯送出訊息。
 而訊息的收信者,當然就是唯一那個能夠讓他相信的人。
 
 (──Second!)
 
 【待續】
掀開隱沒在歷史的暗面..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
Copyright © 月影的神聖基督紀元論.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