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影的神聖基督紀元論
請握著手邊的溫暖感覺...別讓他離開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幻想的背影 - 癡妄的渴求
──『我想知道,人可以背叛自己到什麼程度,而不會失去最重要的東西。』

 潮濕的氣息,混雜著一點血腥味。
 該說是自己的疏忽呢,又或者該痛斥自己創造出這個異種?反正現在思考這些也無濟於事。
 雙手,還有雙腳,都被香氣逼人的荊棘綑綁住;以至於現在得擺出如受難圖般的姿勢,被迫懸吊在卡爾斯的『牢籠』中。
 諷刺阿,當初為了禁錮他而特意強化的空間反而成為自己的障礙。基斯不由得面露苦笑。
 卡爾斯帶鱗的雙手環抱住第七真祖的腰。

 『爸爸,你還想逞強到什麼時候呢……?
 你比任何人還清楚,我的荊棘即使是爸爸也無法將之消除;而有赤血眼之力的銀月也不在了….』
 手漸漸移往灰毛覆蓋的胸口。
 『你還能怎麼辦呢,親愛的第七真祖大人……?』
 濕黏的舌頭順著脖頸毛皮下滑至胸口來回摩擦著,口水的痕跡讓毛皮緊緊黏著身軀,在地底的灰暗燈光下更顯的淫糜。
 『哼…』
 『喔,還想要掙扎嗎….?』
 卡爾斯眼中忽然紅光大熾,嘴中尖牙暴漲,無情地刺入狼人的脖子裡。
 藍色的血液順著咬痕流淌而下。
 『呃啊….!』
 『嘖,血契果然不能執行嗎?』
 龍人相當厭惡的撇嘴。
 『就憑…你這連小銀都比不過的低賤『次生種』,還想要…唔…..命令我們身為『起始』的真祖,別笑死人了。』
 基斯面帶嘲弄地一笑。
 不過,這笑容充滿了虛張聲勢的意味。
 『……也好,獵物太快就犯的話..獵人可就沒多少樂趣了阿,嘻嘻嘻嘻嘻……』
 卡爾斯相當愉快的笑了。
 也在同時,他控制的荊棘稍微鬆垮了一點;雖然仍不足以脫逃,不過這點空隙已經可以讓基斯送出訊息。
 而訊息的收信者,當然就是唯一那個能夠讓他相信的人。
 
 (──Second!)
 
 【待續】
掀開隱沒在歷史的暗面..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幻想的背影 - 『親父』
───『灰色的小貓,從躲藏的煙囪中出來吧。』
 
 『卡爾斯,我要的東西呢?』
 蒼白森林,地底的『深夜之櫃』。
 一個由名為第七真祖的非人者一手打造出來的牢籠,只為了將自己創造出來的『子嗣』鎖住而存在的地方;空氣像是許久都不曾移動般的噁心凝重,這裡混雜著痛苦、悲傷、嫉妒等心理暗面,並將之融鑄成枷鎖,鎖住這頭令其『父親』感到憎惡的『魔獸』。
 『在這裡。』卡爾斯手掌上放著一個小甕。
 基斯冷眼看著他,而卡爾斯也以無感情的視線回敬,就這樣過了好幾分鐘。
 『……….你不給我?』
 『自己來拿阿。』
 卡爾斯的回應充滿挑釁的意味。
 『別認為這樣我就沒辦法。』
 基斯拉下掛在頸部的十字架,口中念念有詞。霜禁解放──
 『北風‧之索』
 十字架上放出淡淡的水藍色光芒,緊接著愈演愈烈,原先的十字架在強光中消失,轉化成長劍的形狀。
 光芒消失,北風之索如同其名般伸出它殘酷的劍鋒纏繞甕,也纏繞住卡爾斯。
 『哎呀,爸爸生氣了?』戲謔的聲音。
 『閉嘴。』
 手腕輕轉,小甕被劍身纏繞與劍鋒一同回到基斯的手中。
 
 『下次最好別再惹我生氣。』
 藍色狼人朝著門邊走去。
 卡爾斯笑的更開了。
 『你確定───』
 基斯停下了腳步。
 『那真的是你要的東西嗎?』
 『……..!』
 基斯立刻放開拿著甕手,但是──太遲了。
 甕在掉落的途中開始分解,帶著不同香味的茶褐色荊棘如觸手一般將第七真祖層層包裹住。
 
 『這樣…..你不就屬於我一個人的了嗎….爸爸?』
 卡爾斯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。
 
 基斯昏了過去。
 但是,他在失去意識前,腦中卻自然的回想起了某頭大龍的身影………


掀開隱沒在歷史的暗面...


幻想的背影 - 虛妄
 好累,現在基斯唯一的想法就只能用這兩字形容。
 既然累了,就必須要休息。縱使是真祖,也無法承受長時間的疲勞轟炸。
 不過,在睡著前還得要做些例行事項。

 藍色的真祖平躺在床上,將雙眼的光明緊緊的鎖上。
 而在深不見底的暗中,他在心中刻畫著,絕望的圖案。
 不能夠有任何動搖,而第七真祖Seventh所使用的方式,便是稱為『絕望』的心理防禦。
 每次進行構想,心中的傷痕便多加了一道;傷痕累累的心中,也不會存在任何一絲的動搖。
 而這些痛苦,都是第七真祖的真實經歷。
 
 不會崩潰,也不能崩潰。
 他就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沉入夢境中。
 
 這個時候,DC也在房間睡著了,即使如此他們還是能夠感受到身旁的事物,而且還比用肉眼目視還要清楚幾倍。
 
 但是,不管是真祖還是DC,都沒有察覺到,何時悄悄站在熟睡的基斯旁邊的第二真祖:克爾……

掀開隱沒在歷史的暗面...


幻想的背影 - 不曾
 花香,這是我現在所能感覺到的一切。
 虛幻又不實的溫柔花香如同海水般將我包覆,身體的每一處都在接受這溫暖的愛撫。
 『卡爾斯。』
 有聲音在叫我,一定又是他吧。
 哎,他還是一樣不解風情….不過這就是他的個性,我不討厭。
 我張開了眼睛。
 『爸爸。』
 『我講過,別這樣叫我。』
 藍色狼人皺緊眉頭。
 『明是創造出我們的人,竟然不願承認自己是父親…可真是有趣。』
 基斯默不作聲。
 『那麼,你難得到這邊來了,還不把『天譴』解開嗎?』
 『………』
 他走向我面前,手朝著虛空揮動,刻著文字與圖樣的密碼鎖出現在他面前。繫在手邊的四條銀色鎖鏈,也在狼人的手指轉動下應聲解開。
 我順著地心引力的引導垂直落下。
 『那麼,『真祖』大人有何貴幹?』
 『別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揶揄我,卡爾斯。』
 『……..』
 他把手上一直抱著的甕丟給我,即便轉身。
 『調整到比原先參數高1.5倍左右,體積不必改小。』
 『喂,無端叫我起來就是為了這件小事?』
 『做不做?』
 唔,又是殺氣。
 『對著我們這些你所創造出來的人….你竟然沒有一絲感情嗎?』
 『你們只是道具而已,要我毀掉你們在重塑也沒關係。』
 『……..』
 這樣才是他;身為真祖的,冷酷的他。
 『等一下再來拿吧。』
 他已經要離開了,不過──
 『如果是DC,你能夠下手嗎?』
 基斯他因為這句話而停下腳步。
 
 『不用你管。』
 
 **
 
 大概會毀掉吧。
 如果,不是Second跟那頭白癡小龍…..DC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個用完即丟的玩具罷了。
 為什麼,你總是不多看我一眼呢…..
 即使是完成了任務,你也從不稱讚我,只是會冷冷的看著我而已…..
 即使成功的贏過其他兄弟,你也不曾跟我多說一句話。
 為什麼,為什麼呢…..
 
 爸爸…….
 
掀開隱沒在歷史的暗面...


Rie fu ∕ ツキアカリ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ツキアカリ
作詞:Rie fu
作曲:Rie fu
編曲:上田禎
歌:Rie fu

日文歌詞&羅馬拼音:

青い 青い 空に 月の光をともす
Aoi aoi sora ni tsuki no hikari o tomosu
甘く 淡く 重い そんなものに捉われて
Amaku awaku omoi sonna mono ni torawarete

この月明かりの下 ひとり知れず
Kono tsukiakari no shita hitori shirezu
君の名前だけを呼んでいた
Kimi no namae dake o yonde ita
いつまでも未来をさがしてた
Itsu made mo mirai o sagashiteta
この光の中に‥
Kono hikari no naka ni...

いつも いつも そばで 信じてゆく力が
Itsumo itsumo soba de shinjite yuku chikara ga
遠く 脆い ものを 動かしてる気がしてた
Tooku moroi mono o ugokashiteru ki ga shiteta

この月明かりの下 ひとり知れず
Kono tsukiakari no shita hitori shirezu
君の名前だけを呼んでいた
Kimi no namae dake o yonde ita
静かな愛情を信じてた
Shizuka na aijou o shinjiteta
この光の中に‥
Kono hikari no naka ni...

何も掴めないような夜には
Nani mo tsukamenai you na yoru ni wa
君を想わないときはない
Kimi o omowanai toki wa nai
There isn't a day I don't think about
迷う心が 君に届くように
Mayou kokoro ga kimi ni todoku you ni

この月明かりの下で 私の名前を呼んで
Kono tsukiakari no shita de watashi no namae o yonde
たしかに逢いにゆくよ どこへでも
Tashika ni ai ni yuku yo doko de mo
君のそばに
Kimi no soba ni

この月明かり 瞬きひとつせず
Kono tsukiakari mabataki hitotsu sezu
静かに私を見つめていた
Shizuka ni watashi o mitsumete ita
君との未来をさがしてた
Kimi to no mirai o sagashiteta
この光の中に‥
Kono hikari no naka ni...


中文翻譯:

藍藍的、藍藍的月光在空中灑落
被甜甜的、淡淡的而又沉重的情緒糾纏著

在這皎潔月光下 無人知曉
就在這片月光之中...
僅是呼喚著你的名字
不停追尋著未來 

感到那信任的力量 總是、總是圍繞在身旁
正推動著遙遠而脆弱的事物

在這皎潔月光下 無人知曉
就在這片月光之中..
僅僅只是呼喚著你的名字
相信著悄然無聲的愛情

像是什麼都無法緊抓的夜晚般
為了讓這迷惘的心意能夠傳遞給你
沒有任何一刻不在思念著你
而沒有任何一天能停止想著這些

在這皎潔月光下 呼喊我的名字
我都會找到你 在你的身旁

這皎潔月光 不曾有所閃爍(眨眼)
僅是靜靜的看著我與你一同追尋未來
在這片月光之中...



掀開隱沒在歷史的暗面...




Copyright © 月影的神聖基督紀元論.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